公立醫院是左腿 民營醫院是右腿

時間:2016-08-18 16:19:57來源:中國醫院院長作者:
在國家和省政府政策的指導下,廣東省以毗鄰港澳、社會資本豐富的優勢,占據了改革開放先機。

在國家和省政府政策的指導下,廣東省以毗鄰港澳、社會資本豐富的優勢,占據了改革開放先機。
在此環境下,民營醫院正積極健康地發展著。
截至2011年底,廣東省包括婦幼保健院、專科疾病防治院在內,共有醫療機構1281家,其中民營醫院364家,占比為28.4%。民營醫院已占有一定的市場份額,其床位數總計3.0萬張,占全省醫療機構床位總數的12.3%;擁有衛生技術人員3.3萬人,占全省衛生技術人員總數的11.3%;診療服務量占全省總量的16.3%。
此外,廣東省的民營醫院中,不乏三級甲等綜合醫院的身影,如東莞康華醫院、東華醫院、佛山禪城中心醫院等。這有利于提高區域醫療服務水平,方便基層群眾就近就醫。雖然民營醫院的發展確實取得了一定的成績,但其困惑與不足卻不容忽視。
偏見下的民營醫院
從廣東省民營醫院的經營模式來看,目前主要分為五類:自主經營模式,如東華醫院、廣州復大腫瘤醫院;部分托管模式,如東莞康華醫院;公私合作伙伴關系(PPP)模式,如汕頭潮南民生醫院;股份制經營模式,如佛山禪城中心醫院;集團連鎖式管理模式,如廣州金域醫學檢驗中心。
需要看到的是,在中國目前的環境下,民營醫院不論采用何種模式,都要與公立醫院在市場中一同競爭,一分高低。
公立醫院帶著“公立”的金字招牌,一方面享受著免稅,另一方面享受著政府的投入與補償。而民營醫院即使是非營利性的,也只有3年免稅或是享受稅收優惠等很有限的扶持政策;納入醫保定點機構后,其醫療服務價格水平更需與公立醫院相當——公立醫院生計無憂,但民營醫院何以為生?
政府提出“政府主導和市場經濟”相結合,其具體涵義并未明朗。但政府在不愿增大投入的情況下,也不愿意解讀其含義,默許公立醫院將發展的觸角延伸至高端醫療市場,默許這種有悖于公立醫院公益性原則的市場行為。
在尋求差異化發展中,民營醫院的出路無疑是要著眼于專科與高端醫療,這也符合醫療服務市場的規律。且縱觀各國,高端醫療服務是醫療服務市場的一種必要補充,且必須由民營資本參與補充。
也許有人會心存疑慮:現在都說“看病難、看病貴”,如果再發展高端醫療,豈不會對本地醫療資源造成沖擊?
其實不然!現有醫療資源并不會因此收到擠壓。因為公益性醫療和高端醫療
投資的渠道不同,任務不同,互為補充,兩者并不沖突。相反,民營醫院發展起高端醫療后,會讓公立醫院的公益性得到凸顯,除非公立醫院不是政府辦的。
在人才問題上,民營醫院同樣處于劣勢。
民營醫院多聘請公立醫院退休的高級職稱人員作為專家隊伍,招聘剛畢業的醫學生作為基礎人員,形成人才隊伍“兩頭大、中間小”的現象。
這是由于現有的人事制度,決定了公立醫院的衛生專業技術人員不易向民營醫院流動,導致民營醫院的人才隊伍不穩定、質量不高,難以形成合理的專業技術人才梯隊;再加上醫療服務是集體合作的結果,醫生去了民營醫院,賠償風險有可能增大;此外,目前醫生多點執業還無法真正實現,也使得民營醫院的中間人才緊缺。
當然,民營醫院中存在個別自毀家門的醫院。如投資者急功近利、管理不規范、重經濟管理、輕質量管理、醫院廣告夸大其詞,從而“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”,導致民眾對民營醫院普遍存在不信任心理。
其實,印尼衛生部部長Endang Rahayu Sedyaningsih患癌后,千里迢迢來廣州某民營醫院治療,病情得到有效控制,故而對中國民營醫院的院長特別尊重與信賴,還親自為院長的書作序,對醫院的治療給予了高度評價。這一案例就值得我們的民營醫院以及民眾好好思考。
營造非扭曲的發展環境
對待民營醫院,我們要鞭撻弄虛作假者,更要扶持真心辦醫者;而政府要做的,就是營造非扭曲的發展環境。
在政策方面,政府需要為其制定扶持政策,建設良好的民營醫療機構發展環境。如要出臺操作性強的具體政策;鼓勵有資質的醫師和有醫療管理經驗的公司辦醫;從金融、稅收等方面,給足民營醫療機構優惠政策,鼓勵社會資本投資辦醫,而不是讓民資站在玻璃門外,或霧里看花終隔一層,甚至遇上強力彈簧門。
政府尤應鼓勵做長遠投資的民資辦醫,積極為他們建立民營醫療機構發展的快捷通道。
一方面,要加強對醫療衛生資源的規劃。各地需及時向社會公布醫療機構的設置規劃,在同等資金、技術條件下,優先批準設置民營醫療機構;鼓勵民營資本在醫療資源相對薄弱的欠發達地區開辦醫療機構。
另一方面,要簡化審批手續,規范審批步驟,清晰審批流程,做到公開、透明,為社會資本投資辦醫提供便捷條件。
在監管方面,政府應為民營醫療機構提供有助其發展的優質服務。對于社會資本辦醫,市場的準入要寬,監管要嚴,盡量使其在市場環境下尋求生存機會。
因此,需要政府加強對行業協會、學會等社團組織的培育,賦予其一定的社會管理職能,由其制定行業規范,并授權其對民營醫療機構的運營情況進行評估。此外,還應將民營醫院與公立醫院一同納入每年醫療質量評估檢查的范圍,實施日常業務指導,促進行業良性發展。
另外,還需政府加強對公立醫院的限制,降低民營醫院的技術準入門檻。
目前,大陸的很多地區一邊鼓勵民資進入,一邊無限制地擴張公立醫院;一邊放寬民資辦醫政策,一邊以區域衛生規劃已滿為由,將其拒于門外。
區域衛生規劃的限制,必須是針對政府辦醫的,在滿足當地基本醫療服務需求的前提下,嚴控公立醫院床位規模的擴增,限制公立醫院醫療服務的提供范圍。只有這樣,民營醫院才可以在一個市場邊界非常清晰的環境下投入與經營。
我們甚至可以修正以往的技術準入政策,不再以醫院等級作為準入的必備條件,而是以技術的可靠性、人員的操作規范程度和設備設施的完備程度來判斷。
政府還應逐步建立民營醫療機構的正常退出機制。需要特別強調的是,這里并不是指吊銷《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》所導致的退出,而是明確民營醫療機構注銷、轉讓、兼并、拆分的手續和要求,通過市場實現優勝劣汰。
中國醫改必須是兩條腿走路。公立醫院與民營醫院各為左右腿,不能兩條腿都綁在一起。
民營醫院的發展不可能一蹴而就,關鍵在于建立制度和政策,維護其生存與發展的環境。只有這樣,民營醫院才能如沐春風。

舉報電話:01058302828-6823
發表評論
用戶名:
密碼:
驗證碼:
匿名發表

 > 圈子 > 意見領袖 > 廖新波
七星彩技巧规律